复杂关系

十多年的闺蜜要结婚了,她算是好朋友里最早一个结婚的,也是我们那个圈子里的第一个。说到那个圈子,大家认识十多年了还是保持着很稳固的关系,回老家吆喝一声约出来侃,就算不在现场也能隔着手机屏幕感受着相聚的氛围。

几个男生,几个女生,是各自的狐朋狗友,也是各自的青春往事。

饭桌上问范行长去不去小王的婚礼,行长说再说。

那犹疑的劲儿让人不得不去怀疑,我忍不住开口,“你不会是还恋着旧情,过意不去吧?”

“那时候说不定忙。过几个月再说。”他跟我们打着哈哈。

就行长平时文青骚包的性格,心里有结是肯定的。想想当年我们几个人的关系,也是狗血得可以成为一部校园小说。大家那个时候都早熟,在十几岁的年纪里情犊初开。那时候MP3正开始出现,一边写作业一边听着周杰伦的爱情歌曲,很难不让人不去套用那些歌词,在生活中实践。

十三岁的那年,我有了我的初恋,大鸟,那是一个帅气的小男生,他是范行长的好朋友。

范行长和小王也各自喜欢。我们几个人由此形成了一个亲密无间的小圈子,这个圈子后来变大,也变得复杂。更在班主任扼杀早恋的残暴手段下,这个小圈子一度瓦解,后来虽然又聚在一起,但都回不到原本的位子上了。

初中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,却在一个暑假里的一场巧遇下,让我感受到这段关系的奇妙之处。

我和范行长一向都是损友相称,我叫他彪子,他叫我猪儿。暑假里我去他家里让他还钱,顺便打了一会游戏,离开后他送我到公交站,在没什么人的路上迎面撞见了小王和大鸟。

交叉感染,这个词在我脑袋里浮现。大家似乎各怀鬼胎,心里对各自编造的理由表示怀疑。

忘了小王什么时候跟我说了,她一开始喜欢的是大鸟。

如果我要说我一开始喜欢的是范行长,那么故事似乎就变成了几个绿茶婊的狗血剧了。但我没有,我喜欢的大鸟现在已经成为了路人,因为我的心里有结,虽然各自都还在这个圈子里,但在我们两个人之间交集无限接近零。

范行长,他是我的好朋友,一个高中写信给我认真地说小王变了又一边调侃我的人,一个大学里交换博客无所谓交付秘密的人,一个扬言说我嫁不出去就娶我但不会让我当真的人。

其实我们的故事没那么狗血,十年后的大家还不是热热闹闹地聚在一起打着牌互相嘲讽着。

往事在时间面前,都被磨成了一粒粒沙,偶尔会觉得硌脚,但不碍前行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